原创团

查看: 988|回复: 2

400页诗集《处男幻》求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6 18: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1273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包销出版 无稿酬出版 低稿酬出版 正常稿酬出版 高稿酬出版 版权买断 
内容简介: 本人自2008写诗以来,时间在变,感觉在变,心境在变。我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有妻室的男人。这段岁月,豪情壮志,低迷风尘,意气风发,铿锵人世,《处男幻》中的短诗、旧体、组诗、长诗,表达了我一个普通人的诗界。也许,这就是一个诗的歌者在嚎叫!愿曾经嚎叫的“处男”们,有共同的旧思。
作者自荐: 这些作品中有一些发表过,有些一直藏在旧课本中,整理十分繁琐。不想在过去的诗歌经验里沉沦,我想告别它们,去愤世嫉俗另一种诗境。这也算是对我写诗以来的分界点,过去的希望借着这本诗集被岁月分开。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作品目录: 目录

代序

2015卷 江湖嫖客
2014卷 灵魂如刺
2013卷 孤独地呻吟
2012卷 喂不饱的年纪
2011卷 和幻觉对峙
2010卷 诗虚脱于手
2009卷 风中藏语
旧体诗词卷 并未想赞美什么

详细目录

2015卷 江湖嫖客

翻筋斗
东门诀
阿宽(或宽仔QQ糖)
为什么相爱的人不吃对方的翔
未走出庆云乡的人(组诗)
我是这样湮灭
我想看看船开到什么地方会沉
花季
太阳雨下,三个想要回到山顶的处男
太平湾
秋天的矿泉水
不吃葡萄

逆时地铁
预感
过马路
过去
非分之想
让灯忘了从前
星期三
一二三四五六七天天不分离
坑梓小镇
衣服
遇见一个人就要忘记一个人
不正常的星期天
吹牛
带着机器飞

为什么我们不食人间烟火却要食言
自拍
在电脑前的四个小时
越南女

无法描写的颜色
我们仨
屠龙勇士
途中:致兴姬
她不爱说话

夙愿
四种墙
四只脚的杯子
睡你麻痹起来嗨(赠汪燃)
时间是一枚风扇
时间
你想我怎么可能
你的符号
默契
莫小闲的尾巴长满了指甲
门后
落英的二尖瓣
坑梓七维天
剪钳
回声
喝水是一件孤独的事
工人和湖

2014卷 灵魂如刺

黄瓜水般的生活
永恒的短信
处男幻(组诗)
独归记
幻影
李缇之死
菊花瘾
凯旋者
悼外婆:梨花白
阴谋(组诗)
用右手减掉左手的指甲


整天揣着手写诗的人
钟声
钟甄

作废
夫妇
十月是个什么季节
食堂狂想
十八岁的肉
一只蹲在墙角的蚂蚁
一眉道人的眉毛
一盒避孕套流浪在内蒙古
样子
学姐的面
袖子里的梦
小树林
下场
下课后,一场雨举足轻重
无人车站
不能说的秘密
不举的人生
别人
别来无恙
被摁住的白
暴血深秋
暗途
爱上十六岁的共产党员
爱男
Ly(组诗)
不严格素食主义者的独白
不为怀疑论者论
窗外
传说
抽屉
冲动
入城
刹那
儿子和女儿
读短信
道德传(组诗)
道别
姐妹
会说话的结婚证
黄或更黄的色正在舔
花秋树
多事
好痒
好奇心
孤星赶月
敷衍
放肆
翻身
快播:肮脏的身体是一种纯洁的病

你是怎么让泪落下来的
男同学
残羹剩饭
那个人是公是母
梦中的大象
门徒
妈飞呀!
泸医的花圃
乐观者的泻药
你无法抱住泥
漂洋过海来看你
骗术
琵琶行:十八岁的肉
朋友
日天纪
扑离朔
什么是好
女汉子之歌
鸟声让我想起了年复一年
匿名者
如是再见只会让人更难受
我以前是班长
所理解的雄赳赳
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女人
我们只有拥没有抱
致ZY:我们该为朋友的伤心事感到无法活下去
我们躲在高高的小阴唇里
日期
我不配
伪娘的歌声
偷窥无罪
通川大桥南
听歌
天亮了
体育委员真能睡
糖果店
谁能给我一张他父亲二十二岁时的照片
双数
手影
世界
牛奶使者
诗人雨
生活
删除
傻傻的星子
桑柔
撒娇是一种卖萌术
撒尿意味着我们可以见到海

2013卷 孤独地呻吟

梁小冰
我从没对谁说起过这些担心
方山
东方败
电话情人
城北的爱情节奏
陈宝莲
草原
采花贼
埃塞俄比亚
阿沙
阿娇
非思念
理由
李丽珍
浪人
恐惧之光
坚硬
假如人生可以轻轻柔柔
鸡肋上的世界
狗和我在一起
陈年旧
风色很难过
龙马潭之夜
铃铛
普照山的雨

金莲,金莲,潘金莲
你随意
你让我想起了谁
你看,我把风吹走了
南坝 之秋颂之下场河闭嘴
娜塔莉
母亲的肖像
没有太阳的日子
落在我脚步声里的寒意
她教育我的方式
情人坡
她站了两分钟
他是骑着马来的
誓言(组诗)
我的男人
十八天日记(组诗)
什么人
如何表达
让我们快乐地想起李秋水先生
秋妹
勋哥之爱
请你快点
听风人
夏味
崔家沟
我们的肩上没有头
蚊子之死
沱江大么
叶玉卿
追梦人
中阮
致家兴
战争之王
鱼没见过橘树
用你的悲画五个圈
英雄
风吹奶子两边甩


2012卷 喂不饱的年纪

平娘渡
I Will Does It
人生(组诗)
人生(二)(组诗)
长发先生
致秋秋与愿望树
【北门码头的一夜情(一)】
【北门码头的一夜情(二)】
【北门码头的一夜情(三)】
【北门码头的一夜情(四)】
【北门码头的一夜情(五)】
【北门码头的一夜情(六)】
别了,十九
成人之礼
草原马
不要脸的日子
北方的火炉
暴力
半边街
暗秋
哀景
谁暗示了泸州
大地之手
老者
老鼠是一只猫
空有一身疲倦
假使我还活着
和玉米 和香树
诡秘的小女孩
古怪的大人物
鸽子年
飞向别人的床
单纯
戴眼镜的女子
秘密
未来
突然袭来的风
谈世界
守墓人
生活
神秘的力量

南京路
南海那片海
那些天早晨
那些达州人
温柔泸州水
珍珠人
哲学的命运
预言之前
迎晖路
一个人的旅途
星期五的校园
小情歌
我是第一个失去的朋友
我决定要生个孩子
我多么像朵残败的花
我的故乡有点醉
我的故事


2011卷 和幻觉对峙

你手里的夜晚在发光
你身边有如此多的蝴蝶
小日子
我们的烦恼
快乐
盲飞的友谊
一只美丽的女人
爱情的幻觉
安 慰
爸,我回来了
独立的星期天
春天来过
春天的房子

沉 沦
不要对世界停止爱
被偷走的表情
断章•说323的故事
风味
理想的风筝
距 离
净土的承诺
阶级性

黄昏
好 奇
关于理想
给一群不哭不闹的朋友
父亲地理想
浮 躁
理想或更多
天上的日子
抒情的泥土
世界是我的
煽情之夜
日子
情 种
墙角的故事
疲倦的美
没有名字的人们
潇洒之旅
我曾经坐在十九班的教室
文学青年
一個晚上和一個姐姐
一个女人在哭
夜莺
养草的目的
阳光下有一把伞
血液与理想

心 声
一句话
笑容的女儿
走,到雨里去
种 爱
致洲河
真 谛
这是我的风筝
找人的人
诱 惑
一种神秘的感觉


2010卷 诗虚脱于手

平静
卖魂
尖子班
故乡
孤独之夜
大人世界
沉默了青年
滨河路
青春
约会
写童话的男孩
成长之路
装星星的盒子
一支笔的心情

也许
幸福
笑话
我有一片天空
说难


2009卷 风中藏语

醒不了的冬天
教室的回忆
黑伞
风中藏语


古体诗词卷 并未想赞美什么

夢去了
小城落英思
闻好友易杰怒弃大学奔走遥寄川内兄弟姊妹
赠刘升祥(赠祁风)
赠林劲松
倚萍•晴雨难说
伊眉
夜冥
谢天谢地
校园生活(二)
晓雾人生
小屋别绪
五月五日领导女生作清洁不快
无语恨
无人取药(谐音打油诗)
同学礼赞
水漫枫林
生邻之痛
赏月寄心
墙歌
梦醒时分
梦所诗
朦胧•聪聪情眉骨少年
泸州辞
九月笑
寒心别梅
晨雾捎书
《别梦归•携伊过故人留影处》
仙株草黛玉•宣中之前门后门
冬后才春•••思陆游
十双生
备注: 非诚勿扰,即使不出版,可以交流,愿以文会友
翻筋斗
这些年努力学习各种旁门左道
打马赛克画蝴蝶蜘蛛
在菜市场看垂死挣扎的鱼
便宜的汤药补品、落入俗套的剧情
烧过的纸钱一大把
死死拽着头发丝不肯退回门外
我看着她们化妆走不同的路
塞给青春响亮的耳光,来来回回
我要去的地方去不了
拒绝,被拒绝,云有时候的形状
像朴素的脸颊上暴露着不规则的线条
碗口平静低落的水混合油渍
舔舔结痂的伤口揉揉饿扁的肚
翻个筋头,落地需要一秒
计算器“归零”“归零”“归零”地叫
座位上有前一阵子坐过的余温
梦醒了沿着他们咳嗽的小院张望
吵架打架一家人影响着另一家人
一天之中必有一回
晒干被褥抱回家的枕头睡上三五天
汗臭依旧。昨日的口水是什么味儿?
气球飞走
问候语互带威胁
来看我
来看你
来翻起筋斗
脑子里感受到身体落空
空气并未潮湿得只剩下缄默
闭嘴不能闭心关门不能打狗
翻筋斗,在野地在厨房在垃圾堆
在马路边在一个人睡的大床,在云朵
可以落下的广场,送给你糖果的小孩
骑着单车骂你的小孩,树上的鸟
树下的鸟人,鸟人去过的公园
年轻的朋友们,抡起手
把钢铁做成菜饼,把早餐吃进午夜
筋斗,就翻出黑白
明天的礼物积累成山
夜色打包鼓起的月头,风噗嗤
卷起像手指大小的旧地址
是那个熟悉的地址,是你扔给我
不让我踏足的地址,浑圆的玻璃球
整个周末只下落,一滴雨在高楼深处
将我砸中它,翻起筋斗,去眉毛生长的地方
看皱纹分解,零碎的孤独体
嘲讽着寂静下埋葬胭脂的坟墓
隔海望见山
海绵柔软温暖的太阳在窗口闪烁
被遮掩的青苔在舌尖颤动
翻开筋斗,口中振振有词
学习浪漫主义学习反对浪漫主义
我正在和仇敌对饮
风啊雪刀啊剑,最后的纸长方形的纸
贴在城墙上的招聘纸
只有我才发现了那个错别字!


花季 花,你在鸡蛋中开分季节。遮天的花瓣反噬着香气没有最好的一朵野性和归属,向人间投掷一枚半圆的果实我借给你肩膀和水分在无名花园团聚一生的事,如饱嗝响彻喉间


东门诀 犹如门打开锁那瞬蹩脚路线在烈日中翻折对角线上的地址重叠着过不完的桥等不完的绿红灯。出租车闷哼不止人在风景里繁忙奢侈的眼中模糊着谁两只风筝在东湖公园的天上讨论着卖雨一朵云被深圳的人头崩散 那华丽是瞬间 可有可无的裙子在努力遮住应该遮住的地方努力撕开的路,低俗歌曲仍在临摹天堂海是哥哥我们用包围的形式占据着离它最近的地方卷起的烟头和丢失的手机在翻唱:不想走不想留不想和路口独拥街头当阳光挤满身体口水无法挣脱嘴唇,所有瓶子相似聚集,以潮的方式,起落 神鹰失散的羽翼扇开商品的灵魂从橱窗里卖出排队的外省人,和外省口音一次又一次蚕食这座城市的神秘感每个人的胸间都有一朵铃铛遇到了令你心驰神往的人就会响啧啧的声音,在手心拍打着引力你所看见的在闭眼时仍旧展开有人高举绝味鸭脖如此深藏不露何必赛出真心何必以空洞讽刺失落 男儿的海洋里湿眼于春湿心于春后。一动,就红成为殷红的大世界,必然只有一种若渴的颜色。船划在波里波漾在湖面,湖面在我们眼中我们眼中的鱼,生于高山流水死于阴差阳错和胃赌气的孩子是天生愚蠢和愚蠢赌气的是童心胖嘟嘟的孩子那颗心瘦得无法思考不能思考如何不模仿如何俗又如何。琴声、笛音,高雅地唱我于烦恼弃我的是广厦送我的是故人 立于楼前行礼,瞩目纷飞的斜肩衬衣坎坷枣核弯裂,是一种疼逼得植物生长。是马赛克迷时间于局解开广场那个雕塑在菱形的路面走出八字光滑到自甘堕落,有声有色的动作里可会听见指甲上,油在脱落?生硬的土堆砌如边沿我们在土里召见不速之客,用半生之力幻想一生 大风车,转呀转呀转这里的故事好新鲜能精致的事物能腐朽的草垛双指扣肩,被酸后,蚂蚁委屈于窗前

未走出庆云乡的人 ——谨以此诗祭奠袁中珍、蒲朝玉老人逝去的人在被记住的瞬间皆如百合,而我如罪人,双腿不敢跪 一堆留守孩子一堆旧玩具一堆垃圾一堆沙一堆嗑完的瓜子一堆折叠的纸一堆脏棉衣一堆暮色一堆云一堆远一堆木板一堆门一堆近一堆竹叶一堆雪一堆话一堆尘灰一堆火一堆人一堆看不见的一堆视而不见的一堆不得不见的一堆不见一堆消失一堆脚印一堆埋下一堆一堆是一堆一堆老一堆小一堆推开一堆回来一堆换一堆一堆姓李一堆姓杨一堆肝肠一堆墓碑一堆风车转一堆麦子飞一堆是今年的一堆是去年的一堆赞美一堆一堆在桐子树上聚拢一堆在黑瓦片里发霉一堆诅咒一堆一堆叉腰一堆念着一堆一堆捂脸一堆女人死了一堆男人大笑一堆男人死了一堆女人大笑一堆村庄碾过一堆河水奔腾一堆马路到了山口一堆小鸡迷失心头一堆举高的烈日一堆深埋的头颅一堆长发散落肩头一堆麻花填饱瘦肚一堆历史为何只是一堆时间一堆故事如何不止一堆烂俗一堆重复一堆。我只想问,如今那一堆挨着哪一堆?

我是这样湮灭 有一天,你看见我吃西瓜的样子是否还会想起我只有十八岁春天永远也救不活雪花该融化的时候还是会融化我在那棵脆弱的树下埋下了离体而去的门牙翻身向下,林中的野玫荒野再度荒


秋天的矿泉水 从泥岗村到八卦岭一瓶矿泉水独自折叠在秋她重新回到往事深处,把冰冷的小手练出温度,披着长袍睡衣小脚丫子离地三十,零度飞奔欢乐的时候,矿泉水以泪状沿指甲下滑。我们坐在车上天撒小雨 空调26℃,速度45码风口朝下,车窗打开一半像打开一半的心,雨水在挡风玻璃前融化的时间足够我们从任何一条马路走错但不走散 我们季节性迷失于深圳每一个小巷正在滴落的矿泉水誓不罢休地灌满了我们的想象冬天,回家,车和人在路上未到期的邮票需要串点成线 串成秋天收获的样子我们把这座城搬回故乡放在枕头的东南方
太平湾 太平湾这个下流的姿势我永远做不出太平湾我耳朵向前绝不出卖好心敌人太平湾打孔的机器走不出你我的脑海太平湾生一场死一场患得患失是小孩太平湾港口的乌云挤乱了小白兔沙滩太平湾在你身后只能看见你的小眼睛太平湾转过十二个站台还是会迷了路太平湾全身的肉没有一坨是完整的络太平湾曾经最好的孤独留给了一把剑太平湾是不是想你就得与旧枕头独眠太平湾摆好礼物任我挑选最好日子红太平湾我真的骑着梦想带你回到家乡太平湾丢了什么让我无病呻吟许多年太平湾,我在你身后只能看见你的眼


不吃葡萄 在短小精悍的世界,我被迫膨胀。乌烟和绿气,早早结束了对我一生的包围。立刻又马上,双眼皮伴随着冷静大幅度被描开的眼线,正在午夜弯曲每个人看向天空大呼小叫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有动物谈及天上对外面更远的外面,遐想和憧憬是的,停止在了崩溃那一刻我努力早起,在床边寻找失散的拖鞋,毛茸茸的屋子里重新散落的温馨透过灰色的窗帘,想起无眼的头部闭眼看世界,悲和欢总来得突然惊喜不再那么准时。节日唯有歌声将我和屋外的荔枝同病相连,大雁南飞,天下的枕头万里蒙羞的云。远近的山头缩小的脚步朝着狗叫处退回退到语言深处,和沉默打架的人群面对往事依然食之有味重心处,离心的粉末,开始漫长生长着带状正如火如荼形容着行囊我前进的方向仄外在S里城市把我寄到冰箱和火炉之间 这之间,蛙鸣消失没有兄弟站在屋外没有大雨通知我参观也没有人为的灾难使我怖惧。乐观所有从眼底溜走的时光不打滑,印子,影子,以及结痂的伤口,都在井然有序地从我身体掠过而我土匪般冲回朝着历史狠咬几口一切有声有色的不满,随着满嘴的汤液咽到胃里。关于生活听不见甜蜜蜜也听不见大悲咒双腿相互排斥,一前一后将我扔在路上送我自己到桥上,送我到天边和大海太近,把我的遥远还我渴望是属于朦胧和和猜想的越远的风景越想看。门前的石榴是四季,大雨冲掉春荷叶冒雨前来,石榴还是石榴熟透的在地上。大雨完整了夏大雨一直在拍打熟睡的我我一直在拍打暖烘烘的被窝那只是一个窝,久眠而不能久居从前我担心搁进土里起不来人类是不是种子,能不能在水和土之间翻扬起生命的歌。葡萄的内心随着我度年如日的探索已失去甜已失去酸,巨大的藤架留着缝隙将植物的绿拉开一条口子我将世界看得嫩绿,正如我的嫩绿我经不起饥饿一杯豆浆在商店门口将我收买离开后,在一切梦里,我与豆浆的记忆与商店无关。在一切语言僵持的瞬间我与自己无关 直到盘子里剩下的汁液变作花纹,不再可口也不再惹眼我举筷而奔,双手束缚于永恒我知道缠绵那一口,满足的是咀嚼肌销魂的是胃,快乐的是花花肠子和时代无法协商,便无法妥协还有什么能有什么。一心多用的时候,不影响彼此通向完美的路葡萄便生长在此处,以旋转的方式生长以旋转的方式萎缩向托举处聚拢,收回淡绿淡得刚刚好,绿得刚刚好所有的好必须收回!必须放弃:我们互相制定的规矩创造者,永远高于制造者除了反抗,把自己模棱两可于自由间不闻香,不奢侈与想象没有伤害,葡萄会生长得刚刚好从绿到淡绿……


遇见一个人就要忘记一个人 那些排队来见我的人经过漫长地摧残早就没有缘分和我撕扯彼此的脸记忆深刻,有一点滑稽的你你你原来是你,我不认识为什么我们相遇至今你要我记得你黑白色的照片纯得像崛起的土堆可以掩埋大脑里出现的任何一人
途中:致兴姬 飘摇的公交车穿梭在城乡结合部身后是童年的纸飞机随我缩小的人还在田野里生长一望无际的命运云扯动着胸口匿名的纽扣我们排除摆在咖啡桌上的最后一个选择只为等待那个与你互致不见不散的人
夙愿——断须纪念日,平行的世界总有凸起的门 他们在雷声中将我的肉身捡起眉刀划过我的下巴,粗糙的手法像一排篆体,让眼睛的主人迷离 因为爱,才会不舍也因为巨大才显得,在无声的世界里听见泥土把旧日掩埋洪水在裤兜里枯竭 我不肯背对往事生活不能将沉浮看破我想好了:人的一生就是通过所有的路回到原来的起点。在那里蹲着、等着把所有不肯安睡的纽扣打开露出心。在两个肩膀上,放上草莓绿色的茄子。 盐捂住自己的身体,苹果醋喝掉了醋杯子和水对撞,在鱼煮水的盘子里想起曾有一朵晦涩的浪花让我不能自拔

睡你麻痹起来嗨(赠汪燃) 你坐在我褶皱裙上梦中的长方形破开了洞你泄露秘密 我们安乐街上熟睡的宣传纸把整个小镇拖入了哑巴的口中 有一些规则的气泡睡在不规则的
回声 今天我又打电话给你听你的呼吸声,像蚂蚁咬破的云零零散散远方雪如车轮驶来占领了这座城市最好的山头楼顶飘着雾霾,让人的声音压抑河床袒露着新年新的鹅卵石我们重新聊起来,全是新的内容不涉及秘密不使用暗号。我们接头的地方总有不法分子撺掇着人群挤来挤去哑巴就是这样憋成了盲人你想说什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但整个废气超标的冬天回荡着七八年前在小卖部赊完账的喜悦是的,那是我奸诈的笑声是你份内之中的羞涩我后悔当初没有把你丢在阴影中因为再也看不到何为纯 “老板,再来两瓶矿泉水记我账上,下次一起给!” 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老板正如我再也没有见过你

凯旋者 都市情愫里不可描述,在过往场景里,卖报纸的请买报纸的大声读出今天的新闻,和昨天消遣着同一个无聊的话题,这并没有振奋人心,相反,有人操小道背叛了我们,正如新闻描述的那样:不是所有人都爱这座城市,需要一部分被遗忘 悼外婆:梨花白 春水潮干的板凳,一副囧态,试图半睡半醒的火炉,失去你后,我怂恿福尔马林与松柏搭讪,三局两胜,不再口吐谗言,不再狡辩所有晕眩,因你落下的旧时光,在泥里轻叹,梨树 执意打开,花的局部,退到童年砖瓦垒砌的土胚房,垮掉黑白之前我仍坚信,四月紧随一月,有一样的雨声,翻倒在故事和菩萨怀里,木梯通往天外,说一生衰老一次,给你 看依山傍水的镰刀,挥舞着稻谷的双眼,像隔壁空荡荡,飞在野狗身上的山谷,不忍直视,我们的关系,加上再减去,灰烬或不能言语,不能被打断的,爱忽略,无所谓存在,无所谓 针线,在寒冬缝合,一生太过娇气,留下院里,正在淋雨的篝火,儿女折断回声,跪成一片,雪白的夜里,鸭子孤独来回,是什么教会了它,张开翅膀,必须死后哭出声来,形容当年的西瓜,甜到了 现在,你体内安定,我找来诗和山谷,殴打被夜色加倍的平静,我已不能分清,顺序是否真的,先有生便先有死,如果这是真的,咖啡大的硬币,一定会倒立在指尖,手上的沉默,一次比一次 耐不住摇晃,急于回答,为什么青草同我转身而泣,那天,你也是这样问的“为什么,你还不来,看我?”是一群落叶,不顾时辰,在我胸口制造疤痕,那阵子和这阵子,我们一样,毫无区别地隔着 一段不能缩短的路,坚持让我反对翻山越岭,爱旁人的平铺直叙,不再爱及时替你扑打,院子里坐冷很久,蚊虫的双翅在你灵前,空前平静地叫喊着,来年结满无数我们想要的,梨花,为什么愈开愈白?


粉红色 小时候我家没有女人——不严格意义地讲我和几个男孩总会在一起探讨女人的话题什么母猪阿母牛阿母鸡阿听过的带母字的一一讨论。后来村里死了一个年轻女子她的家人把她的衣物背到十字路口焚烧 我们看着冒烟的遗物很兴奋!火熄灭后我们从灰烬里掏出一块围巾粉红色后来 用它套在母猪、母牛、母鸡的身上让她们跑还有一条母狗(我们被母狗追过三条田埂) 不幸的是 粉红色围巾被大人没收了不吉利就这样从大人的口中跑向我们的世界 后来 那条母狗被乡政府有枪的叔叔打死了后来 用那条围巾洗屁股的张二娃死在了水塘里那年他七岁


悲为证 很多年前 有人和我谈论悲剧他用到很、十分、非常、好惨啊来证明什么是悲剧他甚至举起手来形容悲剧的大小他问我:懂了吗? 我用挖过鼻孔的手指在他额头上摁了一下说:很形象
十七岁到出生前一晚 写诗读高中和班主任吵架暗恋一个小女生把鲁迅的书送给别人初中和同桌约定忘记历史六年级明白自己还不是男人三年级写作文写到妈卖批被老师打一年级不读书藏在别人家的杏树上偷桃子幼儿园爸爸从深圳回来看我泡了一桶方便面我吃了一整天 五岁:邓小平死了四岁:又吃了一泡屎三岁:据说吃了一泡屎两岁:幸好记不得吃过什么八月:父母在收拾行李没有奶吃七月到一月:在妈妈的怀里酝酿情绪一月:很多人提着鞭炮来看我摸我讨论我出生:中国多了一个光棍多年后可以被证明出生前一晚:在妈妈的肚子里沉默我听见世界很吵
我用爱比喻很多不可触摸的东西 茶杯里可能装着茶水茶水可能是黄色的也可能是深黄色的 从水里漂过去时间微重如果我能确定:一切到此为止 生活有预谋、作案、进监狱的全过程唯独 爱 不能被描述


阴谋家 一起连环事件 失手从准备到思想中毒依次经历了胆小如鼠、一鼓作气、在街角撒了一泡尿这不幸的事总是发生在一个人的头上从此,这个人进入人生的低潮无论什么,他都只谈二十四史他说:以史为鉴天下迟早要乱制造麻烦的人才知道至今,没有一场悲痛,令人心灰意冷这世上,还有多少称心如意的坏事等着我们

——节选自《处男幻》




发表于 2016-9-1 18: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落英缤纷时,自挂东南枝!
发表于 2016-9-2 09: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感觉:落英缤纷,眼花缭乱的样子。文句,有个性,挺特别的样子。先支持,有空,再来欣赏和细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20-2-23 06:32 , Processed in 0.11600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