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875|回复: 3

现实&青春小说《你是我不及的梦》寻出版

[复制链接]
回帖奖励 1 交易币 回复本帖可获得 1 交易币奖励! 每人限 1 次(中奖概率 60%)
发表于 2016-6-11 16: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写完一半
作品字数: 15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作品版权: 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内容简介: 与君一杯酒,足以慰风尘。话虽是这么说,但也许千杯酒都无法抚慰受伤的心灵。那些曾经对未来充满着憧憬的爱情,在岁月绞肉机的强攻下,不知是变得随风浮沉,还是初心未改。不知是于曾经两不相认,还是将内心最柔软的埋在深处。
青春,总是让人最珍惜的,充满着热烈的朝气和美丽的疼痛。
年轮,是一辆开往前方的列车,在各自固定好的轨道上或快或慢地远行。当往日不再存在,曾今的一切,都会变得平淡,但让人回味无穷。可是略带有淡淡的忧伤,只因你是我不及的梦。
作者自荐: 本书结合现实,紧凑时代的发展脉络。故事关乎对女性、女权、婚姻、拼搏、梦想和伤痛。在我最好的年纪里,你给了我一个最美好的梦,这个梦就是你,可是,这只是虚幻一场,经过百转千回,只道是“你是我不及的梦”!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作品目录: -
备注: -
本帖最后由 素斋 于 2016-6-18 15:58 编辑

第一章、泸沽湖,我来了
        站在这个接近天堂般的地方,罗曦恍惚了……
        拖着疲惫的身躯和沉重的脚步,罗曦终于站在了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飞快的疾风吹在红彤彤的脸颊上,使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此时的罗曦,正素衣一身,充满着愉悦和激动的眼神望向眼前这片充满神圣意义的湖水。这湖水,有时平静,有时涟漪。静时,宛如处子般的宁静,好似万顷碧玉。微风起处,波光粼粼,又似翻起一湖锦鳞。湖光山色,浑然一体,水天相接,鱼跃鸟飞,给这位远道而来的罗曦带来了有生之年最宁静的心灵体验。
        罗曦跪在了泸沽湖边,听着高空中传来的雁鸣,摸摸被高原的烈日多天日晒得粗糙黝黑的脸颊,才发觉自己早已是泪流满面了。
从遥远的江城经过艰难的跋涉而达到滇川交界的泸沽湖的罗曦,对于这儿的地方,她完全是个陌生的过客。她一路辗转跋涉,从江城路过湖北,而后直奔重庆,淌过大江,穿过山脉,终于到达了大陆腹地的四川。或许是她的前世就是很有福气,当她达到了四川西南边界时,遇到了一个游牧大叔阿平。
       阿平看起来很慈祥,约莫六十岁左右,但年龄其实并不大,也就五十左右,由于常年放牧,加上西南那边的气候恶劣不定,多年的风霜雨雪逐渐把活力四射的青年阿平变成了大叔阿平,瞬间升了一级。头发在岁月的洗礼下,也变得很凌乱,但是很干净,有种摇滚歌手的风范。阿叔长得虽说略带有小小的不安全感,但从和他的交流中来分析,罗曦凭借这一路走来收获的观察人心的秘诀,可以断定,阿平大叔是一位胸怀慈悲的好人。

       罗曦独自背着行囊举步维艰地跋涉在四川盆地之中,秋天的四川盆地,吸引眼球的风景可谓多多,路边矗立着许多不知名的树,有的叶子细小,有的短而宽。罗曦随身捡起一片早已凋零的树叶,眼里似乎充满着好奇与怜悯。那片已经发黄的树叶安静地躺在刘曦的手掌心,虽不是她的宝宝,但拿它胜似宝宝。可是,恍惚间,罗曦发呆了。这不知识罗曦一路走来第几次发呆了,每次发呆之后,都会发现自己的脸颊已是泪流满面。或许,是对秋叶凋零时候的荒芜而感到落寞吧。
       远处,若隐若现地出现了“佯……佯……”的声音,这声音好刺激罗曦的神经,罗曦一听到这个声音,立马起身,已不顾脚上有无数个血泡了,穿好已经磨得几乎要报废的山地靴,憋着一股劲,“嘿!”一声之后,奋力地跑向那个充满“希望和温暖”的声音。当她站在一个小小的山丘上,发现了多年未见的让人恋恋不舍的情景。
       阿叔左手拿着一个烟斗,右手拿着牧人的生命线——羊鞭。一路上吆喝着,缓慢地走在羊群后面。时值秋天,四川盆地的气温是比较低的,大叔穿的也不少,这个本身没啥吸引力,可是对于罗曦来说是不一样的。特别是阿叔的那身外套,让她想起了往昔的童年。
就这样,罗曦遇见了阿平大叔。阿叔习惯性地歪着头端详着罗曦,被西南季风吹得红彤彤的脸蛋,长长的头发已经变得不是乌黑的颜色了,估计是受了盆地的影响,出现了干枯。也有点凌乱,衣服也不怎么地干净,好似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没洗了,脚下的一双磨得都不能再磨得登山靴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就这样,罗曦的那种衣衫褴褛的印象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这样的女人,徒步来到川西,估计受了不少苦,可以说内心都不简单。阿平大叔这样想着。想着想着,阿叔觉得罗曦肯定有一些故事埋在心里。
       罗曦和大叔简单地交流几句后。阿叔说:“我还要放一会儿,你先坐下,我来看看你的脚。”阿叔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和罗曦交流着。同时,脸上也漏出略带艰难的表情,或许,阿叔存在的地方很少和外界接触吧,也难怪阿叔说的普通话不标准,甚至还听不懂。
       罗曦眼看着阿叔没有恶意的面孔,再加上说的话很朴实,丝毫没带有一点点杂质,是典型的古朴乡村特点。也就这样,罗曦对阿叔不再设有任何防线,或许,这种境界只有阅过无数世故才能够达到的如此的淡然。
       阿叔拉着罗曦的手走向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下。她虽然觉得这样有点不舒服,但从阿叔的眼神中看不出半点要伤害她的意思,再说,阿叔也算是她的长辈了,也就毫无惧怕地服从了阿叔。
       罗曦的手被阿叔的宽大的手轻轻地握着,罗曦丝毫感觉不到痛苦,虽然身体很疲惫。她原本以为她的手已是很粗糙了,可是,相比如阿叔,简直就是一个婴儿的小手。本以为她一路走来的时光已经让她成熟了,可是,遇见阿叔时才焕然大悟,所谓的“重生”,那必须是要经历许多的磨难和煎熬,就像此时握住她的手的阿叔,手就像松树皮似的粗糙,脸上布满着皱纹,腰也是有点向前勾着,但是身体的缺陷无法阻止阿叔对生活的希望。
       罗曦慢慢地脱下那双折磨她不知多少天的登山靴,带有无奈的眼神在阿叔和脚上的水泡两者之间徘徊。阿叔用娴熟的手法在给她挑水泡。阿叔看了罗曦一眼,内心有点不解,虽然徒步跋涉的人不在少数,可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这样“折磨自己”,觉得好有故事可言。同时,内心的关怀和怜悯愈加强烈。
阿叔平静且轻轻地挑着水泡,偶尔问了几句关怀的话语。
       “这一路走来,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吧?”
       “嗯。”
       “我这样挑着水泡,疼不疼?”
       “还好,都疼过劲了,再怎么痛也无所谓了。”罗曦好似很用心地在回答阿叔的话。
       “你看你,脚上好多水泡,有的都出血了,要是再不挑掉,问题就大了。”
       “嗯。”罗曦轻轻地回应了一句,她靠坐在一棵树旁边,眼睛里充满着感恩与矛盾,因为她也不确定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也无法断定自己一定能够到达那个地方。
阿叔对她的后面的时光表示担忧,于是就很热情地表示邀请她在他家修整几天,让媳妇做一些有营养的饭菜来补补身子。
       “姑娘,我看你的情况,你最近算是劳累过度了,我家就在附近不远处,如果你信得过我,我让你去我家住几天,让你阿妈给你调养一段时间,然后再安排后面的事情。你看怎么样?”
       罗曦下意识地对这种邀请的提防心很强烈,在她的记忆深处,所谓的邀请都是带着美丽的外套的谎言。经过回忆这些天的路程,渐渐地变了,因为,这已经不是在发达的江城了,这是个很少与外界联系的地方了,所以,价值观也是要改变的了。再说,阿叔刚才拉着她的手,为她挑血泡,安慰她,都发现出阿叔是个善待生活的人,于是,决定了,坐在了羊群中的一头牦牛的背上,不急不慢地向夕阳的方向走去。
       那个夜晚,是罗曦好多年没有体验过的夜晚。除了宁静,也没啥能够表达她的心境了。
       阿叔家的旁边是一条小河,时值秋天,河水很低。河水哗哗的击打着河中间的石头。夜晚没有繁华都市的那种热闹喧嚣,也没有那种都市的车水马龙,相反,偶尔的夜鸟的突然地鸣叫都使罗曦觉得亲切,虽然夜鸟的鸣叫打破了那种万籁俱寂的氛围,但是同样使罗曦对生活有了新的看法,因为距离这儿几百公里的地方,就是她的故乡,也是乡下农村,也有炊烟,也有抓不完的鸟儿。屋外,一片漆黑,晚上没有月亮,罗曦翻看了挂在墙上的日历,才发现那天是九月初一。原来,初一哪有月亮可言呢?
阿妈给她做了一顿美食叫“忘忧汤”。罗曦很好奇,阿妈用带有很重的口音解释说,这种汤很有灵性,任何人当遇到重大变故后,喝了这顿汤,睡一觉后,等到第二天起来,这个人浑身散发出新的活力,也就是说会给新生活一个暖暖的拥抱。罗曦将信将疑,带着赌一把的勇气喝了那顿“忘忧汤”。虽然那时的她的确很累,但是神经还在不停地运转,一个平民知道这么多,肯定有故事,或许,比她自己的故事还要复杂万变呢!
       罗曦吃完了阿妈做的独家命名“忘忧汤”后,洗了热水澡后,躺在了阿妈为她铺的新床上,暖暖的,祛除了深秋的夜晚的微微寒意。罗曦侧躺在床上,回想了这些天的独自跋涉情景。很舒服地回忆那段时光。觉得自己真的成熟了不少。这种自我的肯定,归功于这个大胆的决定——独自去滇川的摩梭圣地。
       回忆伴着小河的哗啦啦声缓缓地在脑海里流向远方。
       或许是好久没见到这种惹人沉醉的环境了,或许是罗曦真的累坏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隔壁房间的阿叔和阿妈正在讨论者这位远道而来的姑娘。阿叔说,姑娘肯定受了什么刺激才跑到这儿来,她所谓的去泸沽湖的计划,阿叔觉得会主动取消。
       但是阿妈觉得不会,总觉得姑娘的内心隐藏着很多鲜为人知的东西,相信以后会慢慢地现于大众的,只是现在没有权限去打开那座秘密大山。阿妈还轻轻地对阿叔说,那姑娘的故事不比她曾经的简单。
哦!原来,难怪阿妈会做那种“忘忧汤”的美食。都是女人,当然很懂女人,所以,阿妈是不会欺骗姑娘罗曦的。
       “哎!睡觉咯!明天还要起早砍柴呢,对了,明早我不在家里,你要看住她,我怕她做傻事。”
       阿妈轻视了他一眼,“老头子,这些年我算是白看你了,这么简单的事还要担心?放心,她已经喝了那个汤,相信你媳妇的能力!睡吧。”
       不一会儿,床头那边传来了呼呼声,阿叔的鼾声伴着河水的哗哗声成了这夜晚里最和谐的音符。虽然没有月亮当空,但是大地上薄薄的霜还是可以看得见的,不过也只是很淡很淡。

       第二天,罗曦起床很晚。当她走到阿妈的院子里,看见阿妈在洗碗,才发现阿妈已经吃过了,这对于她来说是种羞辱。阿妈见到她起来后,很客气地告诉她粥在锅里热着,还有一块羊腿刚刚烤好,让她吃了,好补充能量。这出乎意料。原本以为阿妈见到她起床这么晚会责怪她,打乱了他们的生活秩序,可是并非如此。阿妈很理解疲惫多日的罗曦了,能够让她住几天,就是让她休息好,然后做最后地努力,去到达她内心所向往的泸沽湖。
       在吃早饭的过程中,罗曦感动了,阿妈阿叔会把一个陌生人当做自己的亲人对待,甚至更周到。
       “文君,你没有死!不会的,不会的!”她心中情不自禁地闪现出这句话。当这个想法闪退后,已是泪流满面,好似曹雪芹笔下的多愁善感的林黛玉,只是,比林黛玉幸运多了。
       阿妈从窗外看到慢慢吃早饭的罗曦带着泪水,心中暗自有感:“哎!刚补的,又流了出来!”
       阿妈这么想,并不是说她在浪费食物,而是在叹息她的曾经。虽然不知道她曾经的生命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了,但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助她度过生命的低潮。毕竟,她自己也有曾经。也许相似,也许毫无关联。都是女人,都有柔软的世界。想当年,自己不也是有痛苦的年华么?因此,每当她看到那些只身远行的女人坚强而孤寂,内心就充满着疼痛与怜惜。
       几天之内,经过阿叔和阿妈的精心调养,体力和精气神恢复得差不多了,也就是说,阿叔的承诺要兑现了。
阿叔远行了,带上罗曦,直奔泸沽湖。
       一路上,罗曦的天生的脆弱斗不过川西的狂妄的狂风和烈日。要知道,秋天的川西,白天的太阳还是很激烈的。经过几天的艰难的跋涉,终于接近了泸沽湖。这时候,阿叔说他要回去了,告诉罗曦翻过正前方的一座山就是泸沽湖了,可是这座山只能一个人翻,因为最关键的事情还是自己独自去完成。不是阿叔无情,但就是对她好,这也解释不清。还好,罗曦多次说感谢阿叔的这几天的照顾和陪伴,也就没有了误解之类的话题。
       穿过荆棘,淌过山间的小溪,在要到达山顶的时候,罗曦蹲在小溪边,好好地洗了一把脸,要用最美的姿态出现在天堂面前。
       站在了高山之巅,眼前一望无边,蓝绿色的湖水带有一点点涟漪。
       罗曦,再次忍不住哭了,直接跪在了岩石上。不知是感恩阿叔阿妈的照顾,还是对自己的毅力和勇敢而感动哭了,还是真的觉得自己重生了。总之,她内心思绪万千,只能用泪水来表达,但可以肯定,这次的泪水绝对和以前落下的泪水大不一样。也同样,解释不清。但肯定,那时一种自我肯定,那是对曾经苦难的洗礼和对未来的重新面对。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16: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们的一路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6-9-2 17: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作品以“云起夜”在起点上更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6-20 09:26 , Processed in 0.120176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