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搜索

厂长打工记

小说作者:张祖基
更新时间:2018-11-22 08:14:18
总点击:85 总推荐:0 总收藏:2 总字数:0 写作进程:已经完本
【厂长打工记】目录 
(1)厂长 (2) 企业承包 (3)临时经理 (4)同志们辛苦了 (5)物归原主 (6)交易成功 (7)非常任务(8)鸡飞蛋打(9)误入合资企业 (10)讨债 (11)出任分公司经理 (12)肥水不流外人田(13)杀鸡给猴看 (14)打假 (15)给朋友打工 (16)承揽工程 (17)层层转包 (18)机关算尽 (19)做贼心虚 (20)工程结束(21)苍蝇 (22)结算 (23)打官司 (24)举报 (25)工程师 (26)第一庄 (27)重操旧业 (28)经营之道 (29)团泊洼的秋天 (30)股份制 (31)五台山拜佛 (32)移花接木 (33)跳槽 (34)职场 (35)辞退 (36)维权 (37)女老板(38)财神爷 (39)副总经理 (40)老乡 (41)企业家 (42)农民工 (43)无奈 (44)赖老板 (45)彷徨   (约17.5万字)
内容简介
小说以写实主义描绘了一些工业企业的状况,揭示了各类企业的经营管理之道;也描写了打工者的工作经历及城市社会的人世百态。
本书从第一章到第八章是描写主人公‘我’在国企从当厂长到下岗的经历。从第九章到第十四章是主人公求职打工生涯的开始,写的是在一个大型乡镇企业工作时发生的故事。第十五章到第二十四章,这十章是主人公给自己当官的朋友开的公司去打工的经历,故事情节在本书算是较为曲折的部分。第二十五章到本书结束,写的是主人公在几个小型民营企业工作的经历,及打工者和老板之间发生的故事。书中有主人公被卷入拦路抢劫的荒唐事件;有给朋友打工被诬告的惨痛遭遇;有被私企老板搜身和克扣工资的悲哀;也有维权获胜的喜悦。书中描述了在企业里发生的许多小人物的故事;有主人公打工的甜酸苦辣;农民工艰辛的劳动生活。书中讲述的有农民出身的老板、有在职官员的老板、还有富二代女老板经营管理企业的故事。
小说全部内容为作者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属于‘非虚构写作’。本书既可以作为文学作品欣赏,也可以作为职场、经营管理之类书籍出版。
作者祖基简历 
本人1951年出生于北京市,后举家迁往天津居住。在1969 年作为天津知青到河北省海兴县傅庄子插队务农。1975年选调到海兴县农机厂工作,历任工人,生产调度,厂长等职。下岗后去天津等地打工,从事过工程师,厂长经理等工作。现居住在天津市津南小站怡泽轩52#楼2门601室。联系电话 13820871467  姓名 张祖基  
  附【厂长打工记】章节                 
第十六章 承揽工程 
 回到沧海市后,我对金富讲了山西一行的经过,他听了看上去有些不高兴,可也没有说什么。我对他说:“眼下焦炭的买卖不太好做;我有个想法,应该利用建华这个关系在钢厂自己承包工程。”金富听了后点点头说:“这事倒是可行。”我接着说:“但是有个前提, 这个事情必须抛开你们这个公司。原因一是公司是搞商贸的,没有一点利用价值。二是公司法人是你姐夫,建华把工程包给自己亲戚,本身这事情就说不清楚。我出面承包,赚了钱算咱哥俩的。”金富听了后说:“好!我想这里面应该还有建华的一份。”我答到,好!就这样办。
   第二天,金富一见到我,便告诉我说,事情办妥了;建华把沧海市三建公司承包的炼钢厂水泵房工程的设备安装项目拿出来让我们干。我们挂靠三建公司,在钢厂是独立的安装队。明天让小赵领着你去钢厂,找三建公司项目经理把图纸拿回来,顺便再看看工地的环境。
次日,赵老板和我登程去钢厂。在车上我问他:“你们二哥和二姐每天这样出双入对的,不怕他媳妇知道了?”赵老板听后笑了,说:“二哥可不管这个!二哥在这方面可是强项,这些年光我知道二哥经手的女人快够一个加强连了。”我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说:“不可能吧,太夸张点了吧!”他听了一脸认真的说:“有!只多不少;这不又下命令了,让我马上再物色一个。”
炼钢厂在胜利钢铁公司最南面,主体建筑已基本完成。我们来到沧海三建公司项目部的工棚,当时已到三月上旬,但屋里的小火炉还是烧的通红。
项目部的马经理给我介绍了工程进度;他告诉我,水泵房土建工程现在建筑主体还没完成。我听了说,那离安装设备还早呢!他说,可是甲方的工程完成日期要求很急,设备安装同建筑施工需要交叉进行。我听后心中暗自思量,这还真是个问题。
马经理把图纸交给我后,领我们到工地转了一圈。工地上工人们正在忙碌着施工,场面显得有些混乱.
回去后的第二天,我仔细看了看图纸。大概估算了一下,感觉工程量不是很大,估计有十多个人大约两三个月时间差不多可以完成。工程除了自动化控制部分,其余的都是一般的安装施工。于是我将图纸交给金富,让他找人去做预算。
中午,一行人刚在饭店坐下;赵老板笑嘻嘻地领了一个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指着我身旁的座位说,你挨着大哥这坐。她冲我笑了笑,有些拘谨的坐在旁边。女人大约三十几岁,身材有些丰满,衣服穿戴得体,身上透出一股乡村美女的淳朴气息。
这时,坐在她对面的金富,眼睛马上牢牢地盯住对方的胸脯,好像里面有一块巨大的磁铁,把他的目光紧紧地吸住,拔也拔不开。
“小赵啊!你怎么搞得,领来客人怎么也不知道给大家介绍啊?”金富开口了。赵老板听了慌忙站起身来说:“二哥,兄弟失误!这不还没来得及吗!这位是秦老板。”女人听了后操着甜美的江南口音说:“哪里是什么老板啊!只不过做些小本生意,今后还望二哥多多关照。”金富听了,高兴的满脸带笑,说:“没问题啊!不管什么工商、税务啊,有困难只要你说一声,二哥都能帮忙!”女人听了,兴奋的站起身来连连向金富敬酒,二人一时间打得火热。
这时,坐在他旁边的二姐脸色越发不好看了。端起酒杯,冲着我说,张大哥,咱们喝酒!
第二天早上,赵老板一迈进门来,便嘻嘻哈哈地对我说:“张哥昨晚怎么没去饭店?”我说:“总喝酒身体吃不消,每天晚上我自己弄点吃就算了。”他接着说:“张哥可惜昨晚一场好戏没瞅见,热闹了,打起来了。”我吃惊的问:“和谁打起来了?”他告诉我,昨日他领去的小秦也不是省油的灯,晚上吃饭时和二哥眉来眼去,根本不顾二姐在旁边。后来唱歌时她和二哥的亲密动作,一下子引得二姐醋意大发,从开始的相互对骂到后来扭打在一起,一时闹得鸡飞狗跳,拉都拉不开。我听了大笑起来,说:“领导交给你的这点任务都完成不好,这种事不是要单独进行吗?”他嬉笑了一声说,没有机会啊!二姐看的太紧了,比二嫂子可管得厉害多了。
  又过了两天,预算拿了回来。我看了一眼,五十九万多。我不太了解设备安装行情,但能感觉到里面利润高的惊人。金富告诉我,让我明天带着预算去炼钢厂找戚厂长签订工程承包协议。
我赶到钢厂后,找到马经理,让他带我去见戚厂长。在一间简易房的炼钢厂办公室里,我见到了戚厂长。戚厂长有五十多岁,原来是东北一家国企炼钢厂的厂长。我向他说明来意,他告诉我知道此事。我将预算交给他,他看了一眼,放在一旁说;需要先让预算员核实一下。
戚厂长递给我一份协议书说,这是和别的安装队刚签订的,你看一下,条款要求都差不多,如果同意,我就起草一份给你们打印出来。
我拿过来仔细的看着,眼睛停在取费标准上。‘按1998 年机电安装工程取费的五级三类下浮百分之十,工程完毕后按此决算。’也就是五年前的最低取费标准还要下浮;就是相当于当前正常取费的百分七十左右,顿时我心中凉了半截。
从办公室出来后,我问马经理:“这里的活取费这样低,你们也敢接啊?”他听后笑了起来,说道:“政策是老板定的,可是县官不如现管,只要把现管搞定了,没有不挣钱的。”我问:“他们敢收好处吗?”马经理告诉我说:“收!给就要,眼睛都不带眨一眨的。这些人一个个好比俄瘪的虱子,吃起人血来没有饱。我主要是管工程,这块主要是老滕负责,他回家了。”老滕和我在沧海市一起吃过饭,六十多岁了,原来是一家大型国企工程处退休的,说起话来很有风趣。我说:“马经理!我想晚上请戚厂长吃顿饭,请你帮忙安排一下。”他很爽快的答道:“没问题,交给我办好了。”
傍晚时分,马经理开着面包车来旅馆接我。他问我,一会我们去哪里?我狠了狠心说,就去这里最好的地方吧!
接到戚厂长后,车在一条窄窄的道路上七拐八弯地走了好一会;我的眼前突然一亮,一排豪华的建筑冷不丁出现在面前,仿佛从黑暗中冒出来一般。酒楼、宾馆、洗浴中心等连成一片,灯火辉煌,其规模和档次丝毫不逊色于大都市。这里是北方很有名气的一个乡镇,工业,商业发展迅猛,城镇面积已经超过一个普通县城。但是眼前的情景,还是让我没有料到。
戚厂长建议吃沪菜,这倒是很对我的胃口。他问我原来做什么的,我告诉他早先在一个机械行业的小国企当过厂长。他听后笑了,说:“咱俩的遭遇倒是差不多,现在都来给私人老板打工来了。”我连忙端起酒杯敬了他一杯,说道:“那可不一样,今后还要靠戚厂长多多关照!”由于年龄经历相仿,一时交谈的挺投机。
我招待客人从来不会劝酒,自己也是能少喝酒就少喝。戚厂长盯着我的酒杯说,老张的酒不见下。我听了后,望了望玻璃杯里的大半杯白酒,端起来像喝白开水一样一口干了;也不说话,微笑着看着他。齐厂长有些吃惊的望了望我,猜不透我有多大酒量。
那天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戚厂长点的主食,印度飞饼。老实说我不仅没吃过,而且没有听说过。从小牙齿不好,吃饼是我头痛的事情;当我尝到放在面前的香甜柔软的美食后,连连赞叹,太好吃了。我还特意去操作室观看,真的是一个高高个子的黑人,穿着雪白的工作服,像表演杂技一样,旋转着手中的飞饼。
接下来自然是去洗浴中心。进入洗浴大厅,我望着眼前的黑色的,白色的大理石组成的地面和造型优美的水池,淡黄色的大理石墙壁上的精美雕塑;一时有些发呆。心想,这里不仅是外表豪华,里面更是富丽堂皇。
休息大厅里不仅是装饰高贵典雅,而且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里面的服务人员是清一色小姐。马经理告诉我,这里的按摩小姐是温州来的。我听后觉得好笑,温州人做生意是全国聞名,现在连按摩小姐也冠以温州大名了。
回来的途中,我在想;我给戚厂长的预算会不会通过?应该再给他点暗示。车子到了戚厂长的住处,他下车时我跟了下去,我握住他的手故意问:“建华也住在这里吗?”他愣了一下说:“住在这里啊!你与李总是同学?”我摇了摇头;他接着又问:“那么原来跟李总干过?”我又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回到车上。不过我清楚,这短短的一句问话,比给他一个红包更有效。
当我第二天到戚厂长办公室时,他递给我一份协议,说,你同意的话在下面签个字。我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工程预算金额分毫未变,便在项目承包人后面签了名。
戚厂长接过协议,可是他并没有按照常规在甲方工程项目负责人一栏签字。却对我说;咱们先拿去让李总看看,你同我一起去。我听了暗想,真不愧是老谋深算。我知道预算没有从新核算过,他这是既不愿意承担责任,还不想得罪领导,还想验证一下我和建华的关系。
这是一间废弃的厂房间隔成的办公室。我俩推开一间挂着总经理办公室的房间,里面很宽大,建华正在忙着给围在办公桌旁的人签字。他没有发现我们的到来,我便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当他抬起头看到我时,神情中露出一丝慌乱;我冲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戚厂长见状马上把协议放在他的面前说,李总看看这样定可以吗?建华用眼扫了一下协议,就习惯的拿起笔在甲方公司负责人一栏签了字。
建华此时在慌忙在犯了一个错误;他没有发现甲方项目负责人一栏还没有人签名,而戚厂长只是拿来请示领导,也就是来试探一下;而他却率先签下自己的名字。建华随后又轻描淡写的说了些要注意工程质量,不要延误工期之 类的话。
我们俩出来后,齐厂长意味深长的冲我笑了笑,说:“每次订施工协议到李总这道关口都没有今天这么痛快,老张的道行不浅啊!” 
协议就这样简单的签订了;可是也为我后来成为‘被告’埋下祸根。
                 
第三十七章 女老板
我又开始寻找新的工作了。这次应聘的职位是机械设计工程师;应聘的公司在北郊区下面一个乡镇工业园区,离市区有三四十里的路程。是公司办公室一位姓胡的女士见到我登在网上的简历后,打电话过来通知我去面试的。我按她给的地址,在工业园区的昌盛路上找到了富昌机械有限公司。
眼前的工厂看上去规模不小,朝东的大门,南面是两排高大的厂房,北面是办公楼,显得很有气派。走进高大华丽的门楼,迎面是一个挺大的庭院,里面种着花草树木。院子中间是一个用黑色大理石修的圆形水池,池中是一个用汉白玉雕刻的莲花造型的喷泉,水里有几条红鲤鱼游来游去。
三层高镶着橘红色瓷砖的办公楼修建的挺漂亮。楼门口放着两个一人多高的大铁笼子;里面的两只藏獒见我走近,凶猛地站起来扑动着的,冲着我一阵狂吠。
走进楼内,宽大明亮的前庭一直通向顶层,左右两旁是弧形旋转而上的楼梯。楼道两边的办公室是用玻璃幕墙封闭的,上面挂着生产部、技术部、销售等部门的牌子。我从进工厂的大门后到进入办公楼,给我的感觉是来到了一家颇具规模的企业。我往玻璃幕墙后面的办公室里面望去,奇怪的是里面都空荡荡的没有人;难道都开会去了吗?
我爬上二楼,二楼有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办公室。我只是望到财务部和公司办公室里面有人,别的房间里面依旧是见不到人影。
这应该是玻璃墙的好处;我望到公司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士,她也同时看见了我。进去后我对她说;我是来应聘机械设计工程师的。她示意我坐下后说:“我姓胡,是我和您通电话的,我是公司办公室主任。”
我开始介绍自己的情况;先说自己在国企搞过的机械项目,只不过身份变了,不是厂长了,变成了工程师。然后讲了自己到天津后在东升机械公司任机械设计工程师,仔细讲了搞过的设计项目。其余的工作经历就省略了,我知道企业招聘是不喜欢经常跳槽的员工。
胡主任听完后没有提出什么问题,我便问:“胡主任,咱们公司生产什么产品?”她答道:“没有定型产品,主要是给港口加工一些设备。”我又问:“公司有多少人呢?”胡主任看了我一眼,说道:“三十来人吧!”我听后愣了一下,心说光这座办公楼也能放下三十人办公。知道也是个不大的公司,我马上像吃了定心丸,知道这份工作又没什么问题了;小公司一般用人的门槛高不了。
接下来胡主任领着我到公司转了一圈。先到一楼的技术部;宽大明亮的办公室里摆着四五排办公桌,上面放着七八台电脑。我问胡主任,技术部现在几个人。她告诉我,技术部原来没有人,只是电焊车间范主任有时也在这里办公。
工厂里的两个车间一个是机加工车间,另一个是电焊车间。走入机加工车间,一排排崭新的设备呈现在我的面前;车间内布局规范,就是偌大的车间里看不到几个工人干活。有两个在一旁说话的工人,远远望见我们进去,连忙站到机床前。
我在车间里转了一圈,里面车床、铣床、磨床等机械加工设备齐全,有的设备看来还没有使用过。车间里堆着各种型号的钢材,数量多的惊人;让人觉得公司的老板很有钱。记得在东升机械公司,每次购进钢材,如果是不常用的,需要多少就让卖钢材的按尺寸锯好,一点也舍不得多买的。
最后胡主任领我来到宿舍楼,这也是一座三层的楼房。一楼是餐厅,二楼是宿舍,这是我到天津打工以来生活条件最好的公司了。
回到办公室,胡主任告诉我;老板没在公司,要下午回来,我的事情要等老板回来再定。我对这次来应聘的工作还是挺满意的;便又开始对胡主任谈起自己以前工作的业绩,其中未免有夸大和吹牛的成分。我知道能否应聘成功,眼前的胡主任是个关键人物。
这时胡主任可能受到我的影响,也开口聊起来自己履历;她开口道;我是天津某大学数学系毕业的,说这句话时脸上还露出自豪感。胡主任原来是一个国营企业的政工干部;她说自己是搞政工的,倒是也不意外,因为我早看出来她不懂机械制造。可她说自己是某大学毕业的;要知道这所大学是数得着的名牌大学。那个年代能上大学的人都很稀少,名牌大学毕业的更是凤毛麟角了;出来的都是国家的人才,怎么会沦落到这么一个小私企来打工?还把自己母校挂在嘴边,借此抬高自己,我真的都替她脸红。
等到下午两点多了,胡主任向玻璃墙外望了一眼,对我说,老板回来了,我先去汇报一下。
等了一会,胡主任回来了。她领着我走进总经理办公室,我望到豪华考究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位女士;这是一位女老板。胡主任介绍说,张工,这是我们公司白总。我说了一声;白总您好!便仔细看了她一眼;白总四十岁上下的样子,衣着穿戴朴素甚至有些土,看上去就像我原来工作过的县城女干部;怎么看不像是传说中当老板的‘女强人’,也丝毫没有老板的气场。
我把自己的工作经历又简单的介绍了一遍,等待着她的提问。她只是又看了看胡主任拿过来从网上下载我的简历,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她抬起头对胡主任说:“你再去让范主任面试一下,他同意就行了。”
我望着眼前的这位女老板;怎么也无法和这么大一个规模的公司联系起来,虽说工厂人员不多,可是这么多的企业资产放在那了。我断定女老板还是机械方面的外行,因为她连面试一个工程师都无法决定。不知道这位白老板是怎么创业,怎么经营这样一大摊子企业。
胡主任领着我来到一楼的技术部。里面一位坐在电脑前的人听见推门声用眼角扫了我们一眼,继续观看面前的电脑。胡主任开口道:“范主任,这位是来应聘的工程师,领导发话了,让你负责面试一下。”范主任继续盯着眼前的电脑,答道:“这种事你们当领导的看着定吧!我们车间里当兵的哪管的了这么多!”坐在我面前的这位范主任,三十多岁,满脸的络腮胡子,头上竖着短的不能再短的头发,胳膊上还露出绿色的纹身。范主任说完后扭过头来,一对圆圆的眼睛盯着我问道:“能测绘吗?”我连忙答道:“测绘没问题,我曾经独自一人测绘过全套焊丝生产设备!”他听了对胡主任说:“会测绘就行!”
我们回到胡主任办公室,她开口道:“我们公司每天工作九个小时,不过在市里住的每天还按八小时,每星期日休息一天。您的工资按咱们在电话里说的,每月四千,包吃住。不过我们公司有规定,新聘用人员要有三个月试用期,您的试用期工资定为三千,如果同意就可以来上班了。”其实我以上打工的地方,工作时间最少的是九个小时,而且没有星期天休息。但是我从来还没遇到过有试用期的说法,实际上工资又降下来一千;我心中虽有些不悦,但是这里的工作环境条件确实太诱人了,便回答道:“可以,我下星期一来公司上班。”胡主任又说道:“公司也不和您签订劳动合同,不管交保险金;还有各项管理制度,您了也看看。”说着她递给我一份公司的制度;我看了一遍,里面不管是迟到早退,给公司造成损失的;还有用餐时吃不了浪费食物的;触犯了通通要罚款。心想制度还挺严;初来咋到,处处小心就是了。
星期一打了一辆出租车,拉着我的全部家当来富昌机械公司报道上班。
第一天最重要的是熟悉公司目前加工的产品;那天胡主任领着我到机加工车间,我见到有一台正在组装的设备,看上去还挺复杂。
我走进机加工车间后,看到了眼前挂着车间主任的牌子;对了!应该先去拜会一下车间主任。办公室的门没有关,我见到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位女士在低头写着什么。便敲了一下门说;请问你们车间主任在吗?女士抬头望见我后,马上站起身来,微笑的答道;我就是,您是刚来的工程师吧!快请进。啊!还是一位女车间主任。她走上前来,热情的伸出手来和我握手;“我姓侯,那天胡主任领着您到车间来过。”我有些慌乱的答道:“您好!我姓张。”她搬过来一把椅子说道:“张工,您请坐!”
我打量了侯主任一眼,中等身材,穿着一身合体的工作服。虽说近五十来岁的样子,但看上去依然风韵犹存;短发,带着一副眼镜,长得典雅端庄。举止言谈中透出知识女性的气质,而且还带有几分刚毅和干练的神态。
“听口音张工也是市里人?原来是哪个单位的?”她问道,“我是知青下乡的,原来在外地的一家农机厂工作。”我答道,“我原来在市里一家机械厂工作,四年前这里一建厂时就来了。”她告诉我;接下来我问道:“咱们白老板原来是干什么的?这一摊子家业可不小啊!”她听后说:“白总原来在一个县城的机关单位上班,说白了就是一个富二代。她们一家原来是唐山附近农村的,她父亲和她哥哥很早就从老家领着人出来干建筑工程,现在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建筑公司了;这个工业园区有一半是他家承建的。老董事长自己买了一块地,建成工厂后交给了白总经营。”我听了说道:“我说觉得挺奇怪呢!原来是这样。这么大的工厂,这么多设备,只有这么几个人干活,如果没有特别赚钱的产品;要是按正规的企业财务核算,这么多的厂房设备折旧恐怕每年亏损额也会不小的。”她听了笑道:“是的!老白家有的是钱,不会在乎这点事的。白总不仅是对机械加工不太懂,而且在业务上也没有多大能力。一开始是我和唐山来的刘工把这个厂子建起来的,不过这几年公司也没有什么大的发展。现在主要是依靠老板在港口一个亲戚给点活,再就是给自己建筑公司做建筑配件。张工是胡主任介绍来的吗?”我答道:“不是,是她通过网上招聘我来的。那么老板应该找个人来帮她经营公司啊!”她听了说道:“不太好找!这不找来的胡主任,什么也不懂,只会狗颠屁股儿地围着老板转;工资给的还不少,跟我挣得一样多。老板说她是名牌大学的,别管什么学校毕业的,你对企业有用才行。她倒好,把这个名牌大学整天挂在嘴上,逢人便讲;对了张工,没告诉您吗?”我听了笑道:“说了!这个胡主任倒是能说会道的;按说她这个年龄和学历,如果不当老师做学问,怎么也应该混个一官半职的。”侯主任接下来说;其实老板爱用什么人和咱们没啥关系,只不过老胡这个人爱搬弄是非整人,经常去老板那里打小报告,张工以后小心点她就是了。
侯主任又领着我到车间里安装的设备旁告诉我说:“这是给港口加工的设备,是按对方来的图纸加工的。”她仔细的给我介绍了机器的功能和对方的技术要求;我感觉到她不仅待人热情,而且有着丰富的机械加工制造经验。
    公司算上白老板有五位管理人员,其中三位是女性。这里的财务会计倒是一位男士,会计姓岳,我来报到时胡主任就是让他帮我把行李搬到宿舍的。岳会计告诉我他今年四十九岁了,东北黑龙江人,也是一家国企下岗的,来这里打工快一年了。他对我的到来很是高兴,说这回可找到伴儿了。
小说关键字:
该作者暂未发表公告
厂长打工记最新章节试阅

更新于: 2018-11-22 08:14:18
厂长打工记书评区
滑动评分
好评指数:  分 - 值得一读
20%
20%
20%
20%
20%
评价人数:5人    热门评价

本书最新打赏

暂无打赏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8-12-11 16:55 , Processed in 0.06498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