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团

查看: 1111|回复: 24

胡杨原创作品-《今夜请将我脱光》寻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31 19: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投稿
写作进度: 已完成
作品字数: 120000 个字
作者署名: 仅本站版主以上管理人员才能浏览。
著作方式: -
作品版权: 不完整版权
出版方式: 正常稿酬出版 高稿酬出版 版权买断 
内容简介: 一个忠实的码字人,微不足道
作者自荐: -
作者简历: 作者简历,本站实名认证会员和版主以上级别可以浏览。(以真实身份换真实信息)
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地址,本站注册会员登录后可以浏览。(方便取得联系)
QQ号码: QQ号码只有本站二等兵以上级别会员或实名认证会员可见。(防无关骚扰)
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仅本站分区版主(营长)以上级别可以浏览。(防骚扰)
作品封面: -
作品目录: -
备注: -
1、第一天
我很清醒!
顶楼的风很烈,让人浑身发抖。这里也很黑,什么也看不见。远处楼层的灯光一束接一束的灭了。
而今是午夜了,没有人会发现我。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站在这里想干些什么!
跳楼!自杀!
太可笑了!我又不傻,我知道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没了就没了,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我得珍惜。
也许我只是想上来吹吹风,只是想坐在这刺骨的烈风里抽支烟,想一些心事。
“这么晚了!老婆居然不来看我一眼!真是!”我看了一眼放在水泥地板上的手机。
这是怎么回事?我亲爱的!
远处楼层的灯光已经都灭掉了。手机也突然亮了起来,我侧过脑袋去看了一眼。还以为是老婆打电话或者发了短信过来。但却都不是,只是手机设定的自动关机时间到了。所以,他便自己亮了而已。就此而已,满心的希望一下子就变成了满满的失望
我好不容易点起了一支烟。
今天是我出狱的第一天。
我在里面待了2年,只是短短的两年却像两千两万年那样久。总算是熬了过来,我又活着出来回到了家。
但是,我看到的却不是我想要的。在我推开门的一刹那,听到里面有奇怪的呻吟声。那种声音非常的美妙,是立马能让人骨头酥掉的那种。
我是多么期盼着这种声音,还有那种场景。当然,这种声音,这种场景里面必须我是主人公。
我很好奇,就侧着身溜了进去。
对,是溜了进去。像个小偷那样…小心翼翼的,静悄悄的溜了进去。
我觉得我好像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我是在进自己的家门。
确定,我很确定是我自己家。
于是,我又马上胆大了起来。但是,我看到的却是我不想看到的。
老婆居然大白天跟个陌生男人在做爱,而且并没有在卧室。而是在客厅的沙发上。两具白花花的肉纠缠在一起。刚刚听到的那个奇怪的声音居然是从我老婆嘴里发出来的。我真的是难以忍受。
而他们正做的认真,居然没有发现我就站在门口。他们居然没有发现我。
老婆的眼睛是闭着的,好像很享受一样。而那个男人光着屁股,不断的朝前挺动,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他的嘴里“呼哧呼哧”的,我觉得他很累。
我低下头,把脚上那双旧皮鞋脱下来。重重的磕了几下,告诉他们“停下来吧!有人看着呢!”
其实我是非常想上去搞死那个王八蛋的,但是我忍住了。可能两年的牢狱让我失去了血性。
这样,他们果然就停了下来。
我继续弯着腰,感觉两道目光射了过来。我把鞋穿好,问“老兄!射了没有?”之后,我又一闪身进了旁边的卫生间。
我坐在马桶上抽烟,听到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之间还夹杂着我老婆的骂声。而那个男人却总是默默无语。我怀疑他会不会是个哑巴?
我把烟抽完,觉得他们应该已经穿好衣服后又走了出去。他们两个人正坐在客厅的两个小沙发上。一个坐左边,一个坐右边。老婆局促不安,抬头看了我一眼又快速避开,逃到了别的地方。而那男人却好像很害羞,总是低着头。他就怎么要低着头呢?
我走过去站到他们面前,看着了他们几眼,又看了看那张长沙发。之后绕到一边搬了把椅子过来,反着坐到上面,两条胳膊搭到高高的椅背上,我觉得这个椅背要是再高一点我就要够不着了。
我看了他们一会儿,而他们却没再看我一眼。
我说,在外面做会着凉的!对身体很不好。
他们没有说话。
我又说,颠鸾倒凤……扰了你们的雅兴,很对不起?!
他们还是谁也没有说话。
我继续说,爽不爽?是不是很刺激啊?
老婆坐在那里,抬头看了我一眼,喊了一声“阿远!”。
我也大叫一声,“哇!从来没发现你能叫的那么好听?从来只以为那种声音只有毛片中的女优们才能做到!”
说完之后,我冷静了一下。问那位朋友“抽烟吗?”。虽然问,但我却看都没看他一眼,自个儿抽了起来。然后说,做完之后抽支烟会更爽的,可惜!你们并没能做完!很抱歉!
我无奈的朝他竖竖肩。
这时,我老婆哭哭啼啼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跑进了卧室里面。我在后面喊,“现在你进卧室干嘛?来客人了,你好好招待嘛!”
那男人看到我老婆哭居然动容了,他做出一幅很心疼的样子。他伸手抱住脑袋,把头埋的更深了。而且,他好像哭了呀!整个身子像上了马达一样颤抖,而且还有发动机起动的声音,“嗯……嘿嘿嘿……”像是什么高科技的东西,发动起来好像并不麻烦。
我看着这些像看戏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5-6-1 17: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男子 于 2015-6-1 17:53 编辑

过了一会儿,他说话了。他说,兄弟!我们就这一次,是第一次!也绝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顿了一会儿,看我没有反应,他把手伸进上衣口袋里掏什么东西。他摸出一支笔和一个长条的本子来。
       他说,兄弟!说个价吧!多少我都掏!
       我一下来了兴质,站起来凑到他脑袋旁边说,这是什么呀?这种高级玩意儿我还真没见过呐!来拿给我看看。
        然后从他手里把那个长本子拿过来,还专门拿到阳台太阳底下好好端详了一下。我养在阳台那盆君子兰还活着,它居然还好好的活着呐!我表示很吃惊。我弯下腰摸了摸他的叶子,又给他吐了口口水,说,这个很有营养!明天要开花哦!
       我从外面进来之后,再坐到椅子上,看着对面那个男人。说,多少都掏?
       “多少都掏!”
         “十亿!”
         那男的脸色立马白了。他盯着我看,我也盯着他看。
       “兄弟!我知道你也不是那种爱钱的人?你看……你就开个实价吧!”
        我把头轻轻的摇了两下,说,不!兄弟!你看错了!我是个特别爱钱的人…钱嘛!谁不爱……你说是不是?
        “那……那也总得……我能…!”那男人尴尬的愣在了那儿,面如死灰。
        我说,看你这张死人脸我就知道你掏不起!不过…有一样东西你有…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留下来?说着我朝他身上打量了一遍。
        他抬起头来顿时紧张了起来,我看到他头上都有汗流下来了。
       “你可不要胡来!对谁也没好处!”
       “哈哈哈……老子刚出来怕什么……大不了老子再进去蹲几年,再不然一枪子儿把老子崩了!”
        他突然从地上站起来,要往外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紧张吧!一个趔趄爬在了地上。
        我看他扑倒在我的脚底下,突然心来袭来了一阵快感。我说,怕什么?我还没说要你什么呢?肯定不会要你命的!只不过是你身上的一块肉而已,不会死人的?说完我便作势要去厨房拿刀。
        那家伙更是害怕的不行,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就在他最后一条腿迈出去时,我朝着他喊,兄弟!我会去找你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6-2 22:2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男子 于 2015-6-2 22:33 编辑

       那男人走后,整个房间一下子就冷清了许多。我把搬来的那把椅子重新放回原位,又把沙发上所有的面罩都拆下来扔进了洗衣进,把房间里所有可以用来清洗消毒的东西一股脑都倒了进去,包括清厕渍、84消毒液,因为我觉得他们还没有我们家的马桶的干净,我要把他们都清理掉。一按电钮,只听到隆隆的转动声。
      做完那些后,我又走到阳台。看看那盆君子兰有没有长大!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它了呀!记得刚买回来时,只是一截小小的黑黑的根,顶端露着一点嫩嫩的芽子。我把它埋进一个花盆里像在埋一个犯了重病奄奄一息的婴儿。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它活不了,即使活了也长不大。但现在它却长了那么大,只不过我还没有见到它开过花,或许它是开过的,是我冤枉它了。只是我我没有见到而已。
       最后,我走进了卧室。妻子一直都在哭,烦死人!我走进去,她正靠在床的靠背上抹着眼泪,看我进来,她两只手捂住整个脑袋哭的更厉害,就像刚才那个男人那种姿式。她把两条腿也缩到胸前,整个人弯成了一个圈,就像胎儿在母亲子宫里那种样子。
       这是一个温暖的姿式,因为它能给一个孤单、失落、痛苦的人以快乐、力量和安慰。
       我坐到床边,说,你别哭了!
       可她还是哭!
       我又说,你别哭了!再哭我生气了!
      可她还是照样的哭。
      我一下转过身去抓住他的脚裸把她拖了过来,她不停的踢打着,我就把整个身子都压上去,让她动弹不得。
      这个可怜的女人呀!她眼角有泪水不断的淌出来,穿过耳窝,流到印着玫瑰花的床单上,绘成了一朵看不到的花儿……那是我们结婚时候用的。那晚,我们在上面翻云覆雨,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
      我看着她闭着眼睛,身体不停颤动着。那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出流……
      我可爱的人呐!你能不能不再哭泣……能不能…
      我低头看着她,身体居然渐渐的有了反应。我忍不住去亲吻她,可她还是在哭泣。我用双手抚遍她全身,她还是在哭。一动不动的,任我为所欲为。我伸出舌头添遍她全身,她总是在哭泣。
      我再也无法忍受,猛烈的冲进了她的身体。我凶猛的进入了他的身体,像一只困兽,要把她吞噬……
      我说,梦,你果真就这样恨我么?
      梦沉呤良久,在这黑暗中泻来的光影里,侧脸落寞的如同一尊雨夜里庙中的神像,萧索而又威严。
      梦说,不!我只是恨我自己而已。
      声如蚕丝,织就了一张网钻进了心里,让人什么也再听不进去了。梦动了动,把头埋进怀里,慢慢地滑到床上躺着,侧过身子背对着我。静静的,光滑的脊背、胳膊、大腿、脚踝形成了完美的弧线,附着淡淡的白,宛若天女,容不得半点亵渎。
     “梦!为什么恨你自己?恨我吧!”

发表于 2015-6-3 10: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挺吸引人,期待后文。
 楼主| 发表于 2015-6-3 10: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非体验 发表于 2015-6-3 10:00
写得不错,挺吸引人,期待后文。

感谢支持,胡汉三拜谢
 楼主| 发表于 2015-6-3 20: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男子 于 2015-6-3 20:22 编辑

       心上受了凌厉的一刀,凉嗖嗖的疼,好像是寒冬腊月里的北风,夹着冰磣子吹了过来。我咬着牙,咯咯响,握紧了拳头颤抖。过了会儿,算是好了些许,又冷笑着说,怎么?后悔了?
      等了好久,梦都不曾言语过。指间感到一阵灼烫,手一抖,一截长长的烟灰摔了下来跌的粉身碎骨,我伸过头去亲吻她光洁的肩,手里拿着待要燃尽的烟蒂,伸向梦裸露的背。
      梦浑身一震,倒吸了一口凉气,牙关紧紧咬着闷哼一声。
      我低头继续亲吻着她,看到她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用手抚摸着刚刚烫出的伤口,感受着她每一次轻轻的颤栗。
      我说,对不起!亲爱的。
      我揽着梦的腰,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抚摸着她的脸颊,满是泪水。手指绕过他的红唇,让她咬在嘴里,一阵钻心的疼。
      次日午时,梦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我喊她的名字也无人应,该是上班去了吧!
      温煦的阳光照进来,斜斜地插在墙上像一把利剑。阴茎直挺挺的,我伸手抚了一把,裸着身子站在窗前,望着车水马龙,喧嚣沸腾的这个世界。
      不多时,吐子咕咕地叫了,并伴着浓浓的尿意涌上来。我朝着卫生间走去,这须得穿过客厅。但刚打开卧室的门便被吓了一跳,两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客厅的中央明晃晃地吊了一个人,浅色的睡裙,长长的头发垂下来,脸上虽然施了妆粉但依旧被憋的青紫,嘴唇鲜红如同刚刚饮过血似的。
      “梦……”我大吃一惊,不想她就此寻了短见。连忙把她救了下来,伸了手搭到脖颈,总算还是有脉息,浅浅的,气若游丝。我大哭着忙给她做人工呼吸,然后又拨打了120急救。
      梦总是没有抛下我的,在他的病床前,我泪流满面,哽咽着,没有了一丁点的男子气概。
      “你哭个什么?”梦醒来后看到我第一句话便这样问,说着还别过了脸不去看我。
      我抬起头看她的眼睛,毫无光彩,犹若蒿灰,表情漠然,似乎我的眼泪与他毫无干系。我失望至极,答道:“你差点就死了!”
      梦瞥了一眼,脸上堆满了轻蔑的笑,说,我死了,又不是你死了。
      “我死了,我就不用这样流泪了!”我说。


发表于 2015-6-5 14: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喜欢这个书名?充满了网文气质。
 楼主| 发表于 2015-6-5 15: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可以读的有韵味一点😁😁@喜欢初夏  
 楼主| 发表于 2015-6-6 21: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男子 于 2015-6-6 21:18 编辑

我站起来走出了病房,把梦一个留到了那间充满刺鼻消毒水味道的房间里。一个人在长长的走廊里踱步,墙上白渗渗的,间隔几步就会挂一幅宣传画,这样远远的一直延伸到尽头。
负责救治梦的医生看到我停下了脚步,问,怎么一个人?不去陪陪病人?我张了张嘴却哽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个50来岁的先生,他看我为难,又说,你媳妇没什么大碍,下午就能走了?回家仔细调养调养就好!
“谢谢!”我朝他点点头说。
医生从我身边走过去,突然又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说,小伙子!两口子吵嘴常有的事,男子汉该让着点,寻死觅活的不成样子,这么漂亮的媳妇你不疼谁疼?
我连忙笑着朝他拱拱手表示感谢。
进去后,梦已经下了床,站在窗前看风景。这时我才注意到天边的晚霞真是漂亮,一簇一簇的,像燃烧的火焰,我在里面待了两年,已经很久没能看到这样的景色了。它燃尽了便是黑夜……如同童年、少年,如同爱情、生命,轻舞间就将逝去,白云苍狗,弹指间就将灰飞烟灭。
我轻轻地走上去,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说:“老婆!晚上想吃点什么?”
梦侧了脸,眼睛闭着,不曾言语。
我说,今晚我们来个烛光晚餐,医生说你一会儿就可以走了,咱们回家!
我把梦抱进卧室入到床上,她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我拉过毛毯帮他盖好,腑下身吻了她的红唇。
之后,我便在厨房里忙活起来,用锋利的尖刀切开刚买的上好牛肉,煎起牛排来。不多会儿,一桌子菜便已齐备,又开了买来的红酒,点好红烛。
我到卧室时,梦已睡的很熟,我并不想打挠他。也点了支烟端了椅子过来静静地看着她,就像以前在她喝醉之后我静静地看着……
在一间简陋的小旅馆里,四周沉寂,悬在房顶上的白炽灯散发着昏的光,她躺在床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闹……
一双冰凉的手抚摸着我的脸,睁开时原来是梦,她看我醒了,连连退后了几步,仿佛我是一头会吃人的凶兽般。我朝她温柔的笑,拉着她的手贴上面颊,亲吻着说:“醒了!肯定饿坏了吧!”
客厅里的大笨钟“叮咚”响了几声,我抬头看看时间,已经是午夜了,不曾想这一觉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
梦随着我到餐桌上坐下,之前点好的那支蜡烛已化成了一汪冷泪,牛排也变的又凉又硬,紧紧地贴在盘子里。
“对不起……!我去热一热再吃吧!”我失望的说。
“让我来吧!我给你下面吃……”梦站起来抢了盘子地进了厨房。
“梦……”我喊了一声,她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我。我说:“梦!我们生个小孩子好不好?”
梦不置可否,径直走进了厨房。我也跟了进去,搂着她的腰,央求道:“好不好……好不好!”
梦回过头来与我接吻,看到她眼里噙满了泪水,我心里像堵了块大石头难受极了,也哽着说:“都是我不好,这几年让你受苦了!”。说着,扳过她的身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吻的更加卖力、深情。

发表于 2015-6-14 21: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胡杨有没有这文的大纲啊,写到目前这里看不出后面的发展动向,我为什么坐牢,之前和我老婆偷情的那人在文中是什么角色,我和老婆后面会怎么发展呢,反正目前看不出眉目,胡杨的文字很能制造氛围啊,特别是暧昧的氛围,所以看起来就容易‘入戏’。
 楼主| 发表于 2015-6-16 16: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沧海之鱼 发表于 2015-6-14 21:33
胡杨有没有这文的大纲啊,写到目前这里看不出后面的发展动向,我为什么坐牢,之前和我老婆偷情的那人在文中 ...

感谢你的点评,大纲这个东西只有个大概的框架
发表于 2015-6-19 12: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是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5-6-20 10: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楚风 发表于 2015-6-19 12:46
主题是什么

主题是出轨,伦理
发表于 2015-6-21 20: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点建议:1题目确实该含蓄一些2
这么长一段文字确实还没看到一点行文方向。
 楼主| 发表于 2015-6-22 18: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水百合 发表于 2015-6-21 20:01
两点建议:1题目确实该含蓄一些2
这么长一段文字确实还没看到一点行文方向。

感谢,点评!1、题目可能确实露骨。2、行文的方向很重要吗?求百合姐指点!
发表于 2015-6-23 16: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言语干练,不管情节如何发展,反正这些文字每一行都在吸引我读下去。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15-6-23 23: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女 发表于 2015-6-23 16:49
言语干练,不管情节如何发展,反正这些文字每一行都在吸引我读下去。继续。

非常感谢支持
发表于 2015-6-30 19: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来这里了,上来就看到你的大作,自叹弗如啊!人家又有新作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7-2 21: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酒榼茶炉 发表于 2015-6-30 19:00
好久没来这里了,上来就看到你的大作,自叹弗如啊!人家又有新作了。

过奖了!
发表于 2015-7-6 22:0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男子 发表于 2015-6-16 16:04
感谢你的点评,大纲这个东西只有个大概的框架

我跟他们的观点相反,我觉得这里有明显的行文方向,读者开始思考问题的时候,前面的文字就成功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7-8 20: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被包围的鱼 发表于 2015-7-6 22:03
我跟他们的观点相反,我觉得这里有明显的行文方向,读者开始思考问题的时候,前面的文字就成功了。

谢谢支持啊
发表于 2015-7-19 21: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
 楼主| 发表于 2015-7-19 21: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月槿安 发表于 2015-7-19 21:26
~\(≧▽≦)/~

发表于 2015-8-29 21: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5-8-29 21: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创新团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962号 :京ICP备13041948号  

GMT+8, 2019-1-21 13:21 , Processed in 0.13672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